美国快递小哥故意在包裹上抹口水 主人怒曝其恶行


慕荣琪在武汉市中心医院时的工作画面

截至3月27日24时,贵州省累计报告确诊病例146例,累计出院病例144例,累计死亡病例2例。全省住院确诊病例为0例,疑似病例为0例。

有一次,慕荣琪在和父母视频时,她的妈妈突然想到之前电视里播放的当地医疗队支援湖北出征时的画面,便随口说到“当时镜头上有个小姑娘和你长得挺像的”。“我吓了一跳,以为她知道了,后来想想当时大家都穿着统一的冲锋衣,又都戴着口罩,她应该是没看见。”慕荣琪说,她当时为了洗清“嫌疑”,一边在嘴上说着“那不是我,我在康盈医院上班呢”,一边将镜头快速的晃过一旁的队员们。

大年二十九,郑瑞强临时接到国家卫健委的援汉任务,只身从扬州前往武汉,说到前往武汉的过程,他直言过程周折。

彼时,武汉已经封城,郑瑞强在镇江转乘动车,先到了离武汉最近的孝感,由当地卫健委的工作人员开车将其送至武汉孝感交界处,步行至武汉地界。而另一头,武汉卫健委的工作人员已经在翘首以盼这位逆行支援武汉的专家。

在郑瑞强到达武汉的同时,另外三位收到国家卫健委通知的专家也分别从全国各地赶往武汉。抵汉后,郑瑞强被安排至武汉市肺科医院坐镇ICU,武汉市肺科医院是最早的三家收治新冠肺炎定点医院之一。

她给父母写了一封道歉信

3月27日中午,黑龙江省绥化市某隔离酒店内,护士慕荣琪正准备着今晚和父母视频的话题,“虽然差不多都是闲聊,但还是要找点新鲜事转移注意力,不然爸妈会一直问我在哪。”慕荣琪告诉红星新闻,今天是她从武汉驰援回来隔离的第5天,而她远在鹤岗市的父母至今都不知道之前的一个月她去了哪里,做了什么。

目前累计追踪密切接触者2574人,已解除医学观察2502人,尚在接受医学观察3人。

为了不耽误防疫工作,慕荣琪5人在去武汉前都选择将自己的长发剪去,留成齐耳短发,“过来后才发现,我们剪得还不够。”慕荣琪说,在培训期间,她们5人又集体剪了一次发,“真的很短,虽然方便了工作,但也给我留了个‘难题’。”